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佳肴记 > 第八百五十六章 大结局终章

第八百五十六章 大结局终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人把周佳瑶引到偏殿之中。
  
      周佳瑶走进去,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凤藻宫她也来过几次,每次来,她都要感叹一回。
  
      太后如今凤袍加身,却依然过着像以前一样朴素的生活。听说凤藻宫以前特别华丽,但是太后娘娘住进来以后,把那些特别贵重,华丽的东西都搬走了。屋里的陈设都是她自己挑着布置的,看起来温馨淡雅,少了几分贵气,多了几分烟火气。
  
      宫里,是最血腥,最冰冷的地方,可是凤藻宫里却给人一种家的感觉,这是很不容易的。
  
      太后信佛,估计这会儿在礼佛!那她不防等一会儿。
  
      跟在周佳瑶身边的那位嬷嬷一言不发,只是把周佳瑶请到座位上坐了,就离开了。
  
      有人悄悄的给周佳瑶上了茶,就又退了下去。
  
      周佳瑶知道自己九成是怀孕了,所以也没动那杯茶,只是静静的坐着。
  
      她在想为什么太后会派人把她叫到凤藻宫来!
  
      她现在是阶下囚,虽然还没有定罪,但是这种事情对于天家来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太后她叫过来,绝不是想庇护她。
  
      虽然听说太后年轻的时候,与郡主关系不错,但是太后是皇上的生母,做母亲的又怎么会让儿子为难呢!
  
      相反,任何一个母亲,都会想要去维护她的孩子,全了他的心意和面子。
  
      皇上对自己起了疑心,对李浩的话深信不疑,但是碍于他和云霆霄的关系,他也不好直接发作。
  
      所以,这个恶人,很可能要由太后来做了。
  
      毕竟她是以施厌胜之术的罪名关起来的,对付的人又是皇后,这种事情交由太后处理,简直不要太合情合理啊!
  
      就在周佳瑶思量对策之时,远处有非常轻微的脚步声音传来,与此同时,周佳瑶还听到了衣裳料子在一起摩擦的声音。
  
      周佳瑶没有动,而是等那脚步声走近了,才装作刚发现的样子,看向那一处。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皇上的生母,太后景氏。
  
      周佳瑶连忙起身,行跪拜礼。
  
      太后景氏落座后,才轻轻的点了点头,“免礼,云国公夫人快起。”
  
      她的声音很好听,听起来仿若少女一般,你完全想象不到这声音的主人,是在深宫待了三十多年的人,好似一点也没有沾染到宫里的风霜似的。
  
      周佳瑶起身,站起来的时候,还微微晃了两晃,她连忙用手扶住了额头,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太后景氏连忙让人扶住了她。
  
      “快扶国公夫人过去坐。”
  
      周佳瑶喘了几口气,才道:“失礼了,还望太后娘娘不要怪罪!”
  
      “不打紧!你身子虚,倒是哀家忽略了。”太后景氏看了看那位老嬷嬷,吩咐道:“去给国公夫人端一碗燕窝来,这几天她没吃好也没睡好,也难怪她会她头晕了。”
  
      那老嬷嬷点了点头,“是,老奴现在就去安排。”她起身时,朝屋里看了一圈,那些宫女就全低下了头,跟在她身后一起出了屋。
  
      此时偏殿内就只剩下太后景氏和周佳瑶。
  
      周佳瑶知道,景氏是有话要单独跟她说,故而就一直静静地等着。
  
      太氏景氏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茶,趁机打量着周佳瑶,见她脸色有些苍白,神情淡然,心里不由得道了一声可惜。
  
      就在景太后打量周佳瑶的时候,周佳瑶也同样在打量她。
  
      保养得宜的妇人,明明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看起来却是三十出头的样子。岁月似乎对她颇为关爱,几乎没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
  
      景太后眉眼如画,既有少女的灵动,又有成熟的妩~媚,通身气质让人眩目,但是却不会给人咄咄逼人的感觉!
  
      这样的奇女子,也难怪会跟王皇后那样的人平分秋色。
  
      “有时候,哀家真的很羡慕你。”景太后放下茶杯,没头没脑地对周佳瑶说了这么一句。
  
      周佳瑶脸上露出几分茫然之后,随后连忙垂头,“太后娘娘,千金之躯,乃是天下女子的典范,又何至于羡慕别人?臣妇实在惶恐。”
  
      景太后微微挑了挑嘴角,道:“你这孩子,太不实诚了。同为女人,你我境遇怎能一样?先帝在时,后宫虽不是佳丽三千,但是如花美眷常伴君侧,莺莺燕燕好不热闹!就算不是帝王家,那些王公之家,朝廷重臣之家,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即便是民间富绅,也是一样流连花丛。这满朝上下,又有几个像云国公一样的?身边连个服侍的丫头都没有?哀家看得出来,那孩子是真的心疼你,你比哀家有福气。”
  
      “说起来,你那三个哥哥也是好样的!品性心智都是上佳,倒是跟你父亲很像。”
  
      她父亲不是过是一介布衣罢了,景太后这是拐弯抹角的说周幽的不是呢!
  
      这话让她怎么接?
  
      周佳瑶只好道:“太后娘娘过誉了。”
  
      “哀家说得是心里话!自古女子出嫁从夫,咱们女人生来就是命苦!”说话间,景太后的脸庞上,竟然升起淡淡的愁绪。
  
      周佳瑶没敢说的,脑筋转了半天,也没猜透景太后的意思。
  
      “你也是争气,一进门就生了两个儿子,你婆婆走得早,倒是个没福气的,倘若她还在世,指不定有多欢喜呢!”
  
      提到郡主,周佳瑶就更不敢说话了!
  
      她公公可是还活着呢!虽然整天不干正经事,但是那也是长辈啊!万一太后再说郡主之前如何如何命苦,她该怎么说?
  
      太后能说,她这个当儿媳妇的人却是半个字也不能提的。
  
      “哀家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咱们女人啊,这一生都是身不由己。在家里的时候,要为家族牺牲,到了夫家,为了丈夫面子上过得去,为了儿女又要忍气吞声!好不容易孩子们都长大了,咱们也老了,人生一点盼头都没有了,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景太后的话有点儿多,句句颇为深意。
  
      周佳瑶假装没听懂,笑道:“太后娘娘,您是有福气的,皇上是有名的孝子,天下谁人不知?况且,您可年轻着呢!说句僭越的话,臣妇与您站在一块,明明是两辈人,但瞧着却像是姐妹似的。”
  
      好话人人爱吃,景太后也不例外。她笑了笑,虚点着周佳瑶,“你哟,这是嘴巴上抹了蜜的。”
  
      客套话都说得差不多了,景太后才说起正事来。
  
      “皇后跑到哀家这儿来哭诉,说让哀家给她作主。哀家一问才清楚,闹出了一个什么厌胜之术出来!”
  
      周佳瑶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起身,老老实实的在太后面前跪了下去,“臣妇冤枉。”她低着头,多一句话都没有说,更没有为自己辩解。
  
      景太后盯着周佳瑶乌黑的发顶瞧着,突然道:“哀家也觉得,这件事应该跟你无关,你这孩子是最不爱凑热闹的人,也没有什么野心。”
  
      周佳瑶脑袋嗡嗡的,她只是一名女子,能有什么野心?
  
      女子只不过是男人手中的棋子罢了,送进宫的女子想方设法的为自己固宠,是想自己有一天能更好的为家族争取利益。与世家联姻的女子,也不过是家族战略布置上的个卒子罢了!
  
      用好了,便是关键一步;若是这卒子不争气,但也只能成了弃子。
  
      野心,她何来有野心?
  
      周佳瑶依旧一言不发。
  
      景太后叹了一口气,不由得道:“哀家明白,皇帝自幼聪慧,又有雄才大略,也正因为如此,先帝才会对他格外喜爱!只是帝王家的舐犊情深,又哪里是什么好事呢!”
  
      景后突然提起了皇上,周佳瑶心里便是打起鼓来!
  
      如果说之前她隐隐察觉出太后是要为皇上背锅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她已经能够确定太后的意图了。
  
      皇上听信了李浩的谗言,觉得她身上有什么了不起的秘密,想要一探究竟。可惜有些事,就仿佛一层窗户纸,没被捅透之前,即便你如何猜想,都猜想不到正确答案。
  
      李浩前世是个理工男,也许对穿越,空间之类的不感兴趣,但是林如红却是知道这些的,因为她本身就是穿越者,所以早就把周佳瑶怀疑上了,只是没有证据罢了。
  
      或许是林如红对李浩说得不太详尽,又或者是林如红对李浩有防备之心,总之李浩对她的事只知道一点,并不知道全部。所以即便是他投靠了皇上,但是因为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结果依旧是毫无收获!
  
      皇上是什么人?他若是个好糊弄的,只怕早就被这深宫给吞了,哪里还能活到今天!当初他装疯卖傻,还把自己弄成男不男,女不女的模样,为的不就是能活下来吗?这样心智上佳,头脑灵活,又能忍辱负重的人,只会把她的问题无数倍放大,绝不会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从她进宫那一刻起,一张大网已经朝着她兜头套了过来!皇后被人叫走,再到厌胜之术,最后直到她和李浩分别被关入天牢,再到如今她被太后叫到凤藻宫里来!
  
      一切的一切,都是皇上事先安排好的!为了测试她,探她的底!
  
      周佳瑶想到这里,后背上当下见了汗!
  
      不给她饭吃,不给她水喝,就是在猜测她有没有生存的办法!如果她不是谨慎惯了,只怕早就暴露了!还好她稳住了,只偷偷喝了一点灵泉水,也没有放出红毛去通风报信,若不然,如今她怕是……
  
      这些念头在周佳瑶脑中一闪而过,她伏在地上,额头贴在双手上,掌心之下的大理石,传来了丝丝的冰冷,一如周佳瑶此刻的心!
  
      “太后娘娘,臣妇惶恐!”
  
      景太后竟然对她说起先帝和当今圣上种种,这是不打算让她活了啊!
  
      “唉,一切都是命啊!”景太后只道:“你是个聪明的丫头,应该知道自己怎么做。”
  
      这是让她把秘密交出来吗?
  
      “太后明鉴,臣妇确实冤枉!那个人偶并非臣妇所做,那件事,与臣妇无关啊!”
  
      景太后就道:“若是人能一直糊涂下去,倒也是好事,只是哀家觉得你非但不糊涂,还特别的聪明!”
  
      周佳瑶趴在那,一动没动。
  
      虽然她是孕初期,但是她的身体可是被灵泉水滋~养过的,比那些女眷不知道强了多少,故而她没有任何不适。
  
      她不想让人看出她怀了身孕,这样对她来说,只会更危险。
  
      “皇上是哀家的亲儿子,哀家就他这么一个孩子,自然是希望他好的!他从小,与云国公感情浓厚,二人称兄道弟,感情绝非一般人可比!说起来,我儿能登大宝,与云国公亦有很大关系!哀家不能眼看着他们兄弟反目,自此成了仇人。”
  
      说得好听,其实不过是想让云霆霄继续心甘情愿的为皇上卖命罢了。
  
      “太后,臣妇不明白……”
  
      “你起来吧!”景太后的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仿佛地上的大理石一样,冷硬彻骨。
  
      周佳瑶低声道:“是!”然后缓缓起身,立在原地没动。
  
      “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哀家的意思!”景太后到了这会儿,大概也失去了耐心,毕竟周佳瑶已经在宫里待了好几天了,虽是用厌胜之术这等罪名将她留下来了,但是大理寺不立案,不审,还是不合常理的,时间一长,外头必然诟病皇帝的这种做法。别的不说,单说周家,云家,真可能善罢甘休吗?
  
      “进来~”
  
      早就立在外头听侯命令的嬷嬷,推门走了进来,她身后跟着四名身强体健的老妈子,手里端着一碗燕窝!
  
      那燕窝肯定有问题!
  
      红毛在仙府小筑里,已经叫翻天了!
  
      “这些人要干什么?毒死你吗?主人,您可是百毒不侵的,他们除了鹤顶红,就没点新鲜玩意了吗?”
  
      周佳瑶:……
  
      她面上露出两分惊恐之色,实则一直在跟红毛沟通,“我喝了那东西,真不会有事?我现在怀着孩子呢,不会伤了孩子吧?”
  
      “自然没事!您放心,孩子也不会有事的!”
  
      周佳瑶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里隐约有了一个想法。
  
      但是她现在,需要确定一件事!
  
      “太后,您……您这是……”
  
      此时景太后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温度,她看向周佳瑶的眼神是那么的冰冷,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宫斗的胜利者,又有哪个是心慈手软的?若真的是那种善良无边的人,又岂会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
  
      这后宫的女人们啊,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喝了吧!好孩子,你喝了这碗燕窝,你父兄,母族不会受一丁点的连累。云家不但不会受罚,还会为此加宫进爵,你的两个孩子也会安好!至于云国公,你放心,哀家会从景家挑选一位容貌,品性皆佳的女子嫁过去,替你照看他,照看两个孩子!她只是云国公的填房,对你行妾礼,百年之后,与云国公合葬的人是你,而不会是她。”
  
      吗拉个××
  
      周佳瑶真是惊呆了,如果不是计划有需要,她现在真想冲过景太后面前,喷她一脸唾沫星子,顺手打她几个耳光,再把红毛放出来,抓她满脸花,撕下她脸上那张虚伪的面具,让她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娘~的~
  
      你当老娘是病猫?
  
      你让我死,我就得死?我死后,你还弄个你娘家的女人来恶心自己,睡她的男人,打她的孩子,还他~娘的说什么对着自己行妾礼!
  
      她都死了,那个女人就是行妾礼她也看不到!对着她的牌位行礼吗?
  
      她活着的时候,尚没受过这种气,死了以后还要看着别的女人霸占她的一切!?
  
      呵呵~
  
      周佳瑶原本想着给皇上留两分体面,给太后……不,是这老太婆留几分体面。可是现在听完太后的的话以后,她改主意了!
  
      不弄死她,她就不姓周!
  
      周佳瑶使劲憋了点泪水出来,唯唯诺诺地道:“太后,臣妇做错什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