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宋朝乡下人的进城生活 > 大结局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阿宝此话一出,便似在那油锅里溅了一滴水下去,再也静不下来了。蕙心和容彩虽都是到了年龄的大丫头了,只平也不大往这上头想,所以起先一时是没转过弯来,待被阿宝提醒,这才恍然,欢喜着向顾早恭贺了起来。

    杨昊起先只是呆呆地望着顾早,待见到蕙心几个都涌了过来向她道贺,这才反应了过来,扶住了她肩膀,小心地问道:“你……真的是有了?”

    顾早见他眼里又是紧张,又是欣喜的,想起自己葵水迟迟未到,之前是因为心乱如麻,也没心思想那个,如今想来,应当便是有了孕了。只是没被郎中确诊,自己现在也不好十分肯定,一时便是答不出来,只笑了下,轻轻道:“我自己也不大确定……”

    她话虽如此,那杨昊已是眼里放光,一下竟是手足无措起来,站在那里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搓着自己的手,对着顾早傻笑。

    蕙心见自家二爷在人前便是这样失态,肚中早也是笑得肠子要打弯了,强忍住了才问道:“要不要我去禀告老夫人,好叫她也欢喜下?”

    杨昊自是点头,只顾早有些犹豫,拦住了道:“还不是很靠谱的事,这样张扬出去了不好,还是瞧过了郎中再说也不迟。二爷上的伤口要紧,还是先……”

    她话未说完,便听到外面已经传来了声音道:“好不容易回了家中,我那里不过只磕了个头便火急火燎地往这里赶,当真有什么金贵的宝贝勾了你的魂不成?”

    顾早循声望去,见老夫人竟是起了,被兰心几个丫头扶住了,和姜氏娘一道正颤巍巍地过来,急忙上前见了礼要让座,却见老夫人两眼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腹部,后面又出来了一个人,就是这几里早晚都过府中来给老夫人勘病的医官院里的张大夫。

    顾早一愣,待看见珍心正笑嘻嘻地站在那群人的后面,心中已是明白了。想是方才被她听到了个话头,嘴快的人哪里还忍得住,应是一溜烟跑去北屋那里报喜讯,这才引来了老太太一干人的。

    老夫人看了一会,这才抬起了眼,对着张大夫笑道:“烦请给我媳妇瞧下。”

    张大夫呵呵一笑,叫顾早坐到了桌案之后,自己亦是坐了下来,一手指端轻轻搭在顾早右手脉搏之上,一手捻着下颌的山羊须,微微闭上了眼睛。

    满室静悄,顾早自己虽有十之七八的把握,只也仍还是有些紧张,抬眼瞧向杨昊,见他更是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张大夫。

    “圆滑流利,如盘走珠,老夫可以断定,此必定是为喜脉,应是二月有余,三月不到。”

    半晌,那张大夫终于睁开了眼,摇头晃脑道。

    他此话一出,顾早自己不过是微微松了口气,屋内的其他人却都是神色各异。杨昊欢喜至极,一下便是到了顾早边,也不避讳这许多人,握住了她手便笑了起来;蕙心几个自然也是喜笑颜开的;老夫人撑着拐杖,虽是没说什么,只眼里也是闪过了一丝喜色,微微点了下头;那姜氏却是横了一眼自己边的娘,想是怪她入门得还要早些,如今竟还没有动静,娘自是不满,只今才方被自己母亲送了回来,也不敢怎样,只有些恨恨地低了头,心中暗骂了句“你家那儿子与我统共也没同房过几次,叫我自个怎生有孕?”

    张大夫搭完了脉收了手,又加了句道:“只脉象稍嫌羸弱,有那气血不足之相。“

    他话一出口,屋子里方才已是松泛下来的气氛立刻便又凝重了起来,杨昊面上那笑一下子冻住了,小心问道:“内子前些时确是忧思过甚,张大人可有调理之法?”

    张大夫呵呵一笑道:“不必惊慌。我给开个养胎之方,照着吃些时,平出入往来注意些,不可跌跤碰撞便可。”

    他话音刚落,早有蕙心去捧了笔墨过来,张大夫挥毫落笔,几下便是写好了方子,又叮嘱了些平的注意事宜,这才被老夫人叫人厚赏着送了出去。

    老夫人瞧着儿子满脸都是巴不得自己这些人也退散了去的样子,暗叹了口气,吩咐了蕙心几个往后要多留心照料,这才带了人要离去。杨昊急忙上去相送,没走两步,被老夫人一个回头骂了句道:“没出息的东西!我老太婆再不走,只怕你就要嫌我没眼色了。”

    杨昊嘿嘿一笑,这才停了脚步,看着那一干人都离去了,蕙心几个也是各自退了下去,顺手给带上了门,这才转过了,凝望着仍坐在案桌之后的顾早。

    顾早朝他温柔一笑,便要站起来。杨昊已是一个箭步到了她面前扶住了。

    顾早摇头道:“哪里就那么金贵了,我自己心中有数。”

    “小心些总归是没错的,方才那大夫的话你也是听见了。我抱你到塌上躺着歇会去。”

    杨昊嘴里说着,已是将顾早横抱了起来到榻边,轻轻放了下去,这才自己坐在她边握了她手轻轻揉着,看着她笑个不停。

    顾早摇了摇头,眼睛突落到他口,这才想起那里的伤口还未处理,急忙便要坐起来,却是被他一把按住了笑道:“只是绽了口子而已。我书房里有药,拿了你帮我敷上些便可。惊动了我娘,只怕她又要闹得鸡飞狗跳的不得安生。”话说完,见顾早仍是不放心的样子,拉她手到自己唇边亲了下,这才笑道:“我如今快要做爹的人了,又岂会不知轻重?”

    暖帐红炉,顾早帮着杨昊脱了衣裳,用方才送进来的水给他净了风尘,新换了里衣,叫躺在塌上,又另拧了干净的布巾,一边轻轻擦去伤处的污痕、小心地敷抹上药粉,一边听他讲着前些子的遭遇。

    原来那一片混乱中他中了箭伤,下的马匹亦是被伤,发了狂胡乱冲了出去。他本是一直俯在马背之上,终因体力不支被甩下了马,一个人冰天雪地里躺了许久,所幸被一个归家的猎户所救,这才知道自己竟已是被带入了契丹境内。所幸此地虽归辽国已近百年,只当地百姓暗地里都还是以中原子民自居,将他救回了家藏匿起来。那箭伤虽是深,所幸并未淬毒,半个月便慢慢有些恢复了过来。只那猎户打听到外面官府在搜检一个宋国人,形貌与杨昊十分相似,还以为是要抓去不利的,又藏匿了些子。

    那杨昊只待自己伤势有些好转,便是心急火燎地要回,哪里还藏得住。将上的所挂玉佩悄悄留下给了那猎户作答谢之礼,自己趁了夜色便悄悄往南经由榷场潜回了宋境,到了那南归义镇,看到城门边到处贴满了寻找自己的官府告示,这才知道那辽国叛乱已平。

    当地官员接了东京发下的搜人急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眼见着恁多子过去却是音讯全无,正急着,突见他自己回了,大喜过望,立时便安排了快马随行,杨昊这才不分昼夜一路疾驰地回了东京。

    顾早听完了他这番经历,长长地叹了口气,爬着跪到了他边,将自己的脸挨了过去贴到了他的脸颊之上,这才闭了眼睛喃喃道:“往后你若再出远门,我也必定要跟着你去的……”

    杨昊不语,只是伸出手臂将她揽紧了,唇已是印上了她的,两人缠绵了一会,都已是有些面红耳心跳如雷了。

    顾早抓住了杨昊探进自己衣襟里的手,跪坐了起来,气喘着摇头道:“你上的伤还未愈,我这些子怕也是不能了……”

    杨昊望着她,见她因为被自己不停吸而泛了玫瑰色泽的双唇上还沾了一缕散落下来的发丝,眼若汪汪秋水的,又跪在自己边不住摇头说不,只觉自己那更是紧迫了。好容易压抑住了,长长吁了口气,低声央求道:“我只抱住你睡便好,再不动你。你若不信,就拿绳子捆了我手。”

    顾早见他强忍的模样,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忍不住调皮地拿手隔了一层里衣轻轻弹了下他那硬处,听他抽了口气,这才俯到他耳边低声戏谑道:“看在你不要命也要赶回家的份上,我怎忍心叫它这样憋着?就当一吻赏英雄……”

    杨昊用肘微微撑起子,见她伏了下去,舌尖沿着他下腹一路向下,柔软的唇舌终是轻轻贴上了那里卷住,瞬间心旌漾,畅美无比,只愿两人浓缱惓,天长地久。

    次年四月,京中牡丹正盛。

    东水门边沿着汴河一带,建了大大小小不下十座的庭园式酒楼,只生意最兴隆的,自然还是那家最早起头的方太楼。

    今这方太楼却不是一般的闹,大门外的地上就已经铺出了长长的红毡,高朋满座,进进出出闹非凡。门口每经过一辆马车,骑过一匹马,边上闻风早聚集而来的乞丐们便蜂拥着围了上去朝客人伸出了手乞讨。

    远远地又几辆马车过来了,最前面的那辆边上跟了几个家人模样的,有个眼尖的乞丐便已是叫了出来道:“那是太尉府的车子。听说这太尉府里的杨二爷是今这酒楼做亲人家的女婿。这外面的女婿是太尉府的二爷,里面那个正做亲的是今科圣上钦点的武状元,酒楼老夫人想必是个活菩萨般的,才有这等福气哪。大家伙等车子来了,都使把劲叫唤,必定不会少给的。”

    他话音刚落,其余乞丐便都来了精神,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蓄势待发。

    马车叮铃铃地渐渐近了,众乞丐正要围了上去,突见里面笑吟吟出来了头簪紫色牡丹,着鹅黄衣的妙龄女子,后跟了个小丫头,两人手里都拿了食盒和个钱匣子。

    那些乞丐何尝见过如此容艳的女子,一个个看呆了。

    那女子走近了乞丐,笑道:“今我家老夫人嫁女在此办喜宴,最是心善,叫我给你们一人两个新出蒸炉的枣泥包,再一吊子的钱。烦请诸位大哥大叔们行个方便让个道。”说完便与后的那丫头一道派分起了东西。

    众乞丐得了吃食又有钱拿,见这女子笑语盈盈的,并未因了自己卑下而有轻看的样子,心中感激,一个个也学那些官人的样子作揖道谢,慢慢散了去了。

    “蕙心姐姐!”

    那女子见乞丐们都散了,正要和那小丫头一道进去,突听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面上露出了笑,急忙迎了上去道:“三蹲啊。二爷和夫人在车里吧?”

    那三蹲还没回答,车门便已是开了,杨昊先是跳了下来,再是扶了顾早的手,小心翼翼地抱了她下来。

    蕙心对此早已是见惯了,倒是她后的柳枣看得有些发呆,偷偷扯了下蕙心的衣角,低声道:“那杨二爷平里对姐姐都是这般的吗?”

    蕙心捂嘴笑了下,也不答话,急忙朝着顾早迎了上去,牵住了她另一手,笑道:“夫人如今都快八个月了,子沉重,便是不来,老夫人也不会怪你。”

    顾早微微笑了下道:“今是三姐出嫁的大喜子,我这做姐姐的怎能不来?且如今多走动走动,后也方便些。”

    蕙心摇头笑道:“我只听说那有了子的要好生歇着养,倒没听说过要多走动。就夫人那新鲜话多,二爷都惯着你来。”

    顾早看了眼边的杨昊,见他神色坦然,微微笑了下。几个人又站在那里说了会话,一道进去了。

    她几个进去了,那大门口方才到了的另一辆车子里,有个二十六七的男人却是瞧着蕙心渐渐离去的背影,一时有些发怔。

    “攻玉,你这是看什么呢?”边上那妇人见他发怔,叫了声道。却是那石娘子。原来今石先生夫妻亦在受邀之列,只石先生有事来不了,正巧他那侄儿在,便叫自己侄儿护送了石娘子过来吃酒,待完事了再送回去的。

    石攻玉听自己婶娘叫唤,这才回过了神儿,急忙摇头,便要扶了石娘子下车。那石娘子早顺着他眼风望过去,见他眼睛落在了顾早边的那黄衫女子,心道自己这一向眼高的侄儿莫非今撞见了能叫他上心的人儿?想起从前自己还起过给他和顾早牵线的心思,暗自笑了下,便已是暗暗寻思待有机会定要寻顾早问下那女子的底细。

    三姐的新房,就在酒楼后新起的那屋子里。原来岳腾虽新中了武举状元,只也买不起京中的房,她家一来有空屋子,而来那方氏也舍不得小女儿亦是离了自己边,便叫二人婚后仍是住在这里。那岳腾也不是个迂腐的人,和自家父母商量过了,便去谢过了方氏。

    顾早进去新房时,见她正端坐在帐子里,边陪了柳枣秀娘几个。三姐看见顾早进来,急忙站起来便要过来迎接,被顾早笑着给叫住了,自己到了她边,仔细端详了下,见她妆容美丽,眼里带了羞涩又欢喜的笑,突地想起了自己刚到这里,去河边找她,她从那草丛里钻出来时的景,心中一阵温暖,握了她手,玩笑着道:“当年东山村里的丫头片子,如今眨眼竟是要做状元夫人了。姐姐心中真是欢喜。”

    三姐微微低了头,面颊泛出了淡淡的粉色。顾早见她害羞,拍了下她肩,想起杨昊还等在外面,正要出去了,却见三姐突然抬起了头,看着顾早道:“姐姐,从前在东山村里,我便是做梦也未想到自己有一会到了东京,更未想到会结识了岳郎与他共结连理。我们家有今,都是因了你的缘故。姐姐你不知道,我心中是何等感激。”

    顾早未料到三姐会说出这样的话,心中也是有些感动,柔声道:“姐姐也不过是尽人事知天命而已。你的今,那都是你自己挣来的福气,难不能这岳小哥的武状元还是我帮着去拉弓箭考来的?”

    顾早说完,几个人便都已是笑了起来。又听三姐说那岳腾在试之时,因文采也是裴然,被皇上所喜,当庭便授官侍卫亲军前司同正将的官职。只他自己私下里却是不大乐意,说是更想去地方历练。

    顾早笑道:“想从地方做到京官不容易,想从京官到地方那还不简单。叫他先老实做个任满,下次委派时向皇上陈明心意。皇上见有这样肯实干的臣子,只怕会更欢喜。”

    三姐听顾早如此说,神色中亦是带了丝骄傲。几个人又闲聊了下,顾早这才出了新房,却见杨昊果真还在那里等着自己出来,略微抿嘴一笑。

    今这喜宴有个名目,叫做花开富贵牡丹宴。之所以用牡丹入宴,一是牡丹花龄长久,寿逾百年,用作寿宴,祝福健康长寿;而用作婚宴,则寓意富贵吉祥,美满幸福。二也是正巧赶了这牡丹花开的时令,酒楼里新出的牡丹宴风头正劲。故蕙心一提这主意,立时便人人叫好。

    牡丹宴主菜乃是牡丹燕菜。相传是女皇武则天巡游洛阳之时,吃腻了山珍海味,命御厨上道素菜,既不许用类做原料,又要口味独特,真的是难坏了御厨。后来在田地里看到又粗又长的萝卜,灵机一动,便买了几根回来,洗净并切成细丝,拌上绿豆粉,上笼蒸透,再浇上高汤呈到女皇面前。女皇吃后龙颜大悦,遂按菜的形状赐名“燕菜”。而今与牡丹联名一道入菜,更是锦上添花了。主材便是个大萝卜,洗净去皮,切成细丝,清水浸泡片刻除去生辣味挤干后,拌入绿豆粉,与萝卜丝拌匀,粉面以不厚为宜,上笼蒸半刻钟取出备用。再将鱿鱼丝、香蕈丝、火腿丝、鸡脯丝、笋丝适量放入大海碗内,放上之前的萝卜丝,再上笼蒸透,翻扣在大煲中。如此这主菜已差不多,只那牡丹花却仍是要费一番功夫。却是用鸡子取蛋黄打匀了,加少许面粉和樱桃汁,倒入预先刻好的花模中,蒸成蛋黄糕,再用鲜虾仁制成虾饺,放在小碟内,把蛋黄糕从中间切开,成片小心插在虾饺上蒸片刻,如此才成牡丹花。最后将预先烧好的上好高汤加各色调料烧沸浇淋在摆好的牡丹燕菜上即成。此道菜的牡丹花是手工制成,只宴席上的其余各菜皆都是由新鲜采取的牡丹花瓣入菜制成。国色天香鸡、黄金牡丹虾、牡丹爆兔丁、牡丹炖鹿、花好月圆羹等,饮的也是牡丹花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